秦淮

微醺的岁月
七夕南浦长
在无人经过的日光里
抬起头 浅浅远望

闭眼度过的旧夏天
听不见思念的声音山呼海啸
只望见裁进天空的那蔚蓝信纸
以及织进信纸的 你的名字

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啊
我最喜欢的人 是你呢

一直对一句话深信不疑:
腹有诗书气自华

那天晚上我们坐在河边,我给你听Sigur Ros的Alright,你却把耳机递回来,里面是《云图》的End title。我看着对岸黛墨的山,看着摇曳的火光,看着身边桃色的你,以为时针就要静止,星夜就要坠落,睡莲开在空中。

我应是泸沽烟水里的过客
孑然弹铗,划天地开阖
邂逅过的
梦醒之余
却忘了该如何洒脱